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都市小说 > 鬼眼宝妻:阎少,亲一亲 > 第89章 他们把我哥带走了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鬼眼宝妻:阎少,亲一亲 第89章 他们把我哥带走了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阎烈颔首。

“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平间就在下面的缘故,这停车场的温度,可真够低的。”

阎烈闻言,心底隐隐感觉有什么不一样。

两人走了几步,头顶的灯蓦地闪了起来,带着灯丝炸裂的“呲呲”声。

下一瞬,冷风呼啸。

阎烈蹙眉。

他一旁的警员,已经吓懵了。

“阎队,这……这……”

阎烈抬头看了一眼,很淡定的摇摇头:“应该线路问题。鹿鸣在哪?”

“在那边。”

警员哆哆嗦嗦的指了指,西南方。

“嗯,你去门口守着,我过去。”

他隐约看到了几个人影,快步走了过去。

阎烈在走了两分钟后,蓦地停下了脚步,眸光一厉,满目警惕的看了看周围。

头顶的灯管已经完全熄灭,漆黑一片。

他本应该什么都看不清,却总觉得眼前多了很多东西。

他大手缓缓覆上腰间的枪,眼珠转了转。

静。

眼下的环境,静的不正常。

连一丝风声都听不到,却能感觉到阴冷的风,一阵一阵灌入身体之中。

“呲……”

一声轻响,阎烈如豹一般,飞快冲了过去,稳准狠的掐住了对方的咽喉。

“啊~!”

凄厉的女声,划破长空。

阎烈一愣,手却没有放开。

夜绾绾能感觉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,受惊吓的心,也稍稍平静了一点。

“放手,是我。”

阎烈听出是刚才那个护士的声音。

“为什么跟着我?”

黑暗中,夜绾绾默默翻了一个白眼。

阎烈心头一震。

刚才还什么都看不到的他,现在竟然可以看到手下人翻白眼

“你……”

夜绾绾很不爽拍了拍的手的,打断了他的画:“你先放开我!”

嘴上口气很不好,心里也早就骂起来了。

她为什么脑子一抽,要答应那个鬼姐姐,来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?

阎烈判断了一下,觉得对方不惧危险,才将手放开。

“你现在可以说了,你为什么会在这?”

夜绾绾摸了摸脖子,低咳了一声,眸中满是不虞:“有……”

她迟疑了一下,轻叹一声:“有人让我来帮你们。”

“谁?”

夜绾绾摇头:“说了你也不知道。你跟我走吧。”

她说着,就伸手去抓阎烈的手。

手心一凉,不同于男人手的粗砾,此时他手心的触感十分柔软。

他不由一怔。

他以前也牵过女人的手,可这一次,感觉很不一样。

待回神,自己已经被对方牵着走了。

“我还以为,你多有用呢?哎。”

阎烈闻言,就见他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,还时不时摇摇头。

他心底掠过一抹异样的感觉。

这还是他活到现在,第一次被人嫌弃。

他被带着,走了几步,忽而发现,停车场的灯,居然好了。

他眉心一拧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他停下脚步,将夜绾绾也带了回来。

夜绾绾偏头,眸中带着一丝欣慰:“还挺敏感的。”

阎烈看着夜绾绾眼中的讥讽,信度拂过一抹苦笑。

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这情况了?

被一个小丫头奚落?

“哦,那你说说是什么情况?”

夜绾绾摇头:“唔,我觉得我说了,你也不会信。还是跟我走吧,我会还你一队完整的人的。”

她进来时,感觉到了下面的阳气还是比较重的。

想来那人的本事,还不到家,只能单纯将他们困住。

两人静静无语的走了一会,夜绾绾觉得有点无聊。

“那个,你要是觉得无聊,就同我讲讲,那个人,是怎么受伤的啊?”

阎烈定定看了看眼前人盘得严谨的头发,心中不由想,恐怕是她自己无聊了。还赖在我的身上。身后人好一会没有回话,夜绾绾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

蓦地与对方眼中了然的目光的对上,心口不由一跳,小心思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。

她有些羞赧的笑了笑:“那个……”

“华子已经摁住他了,只要拷上,就能把人带走。我们就松懈了一下,不想,异变突生。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,把华子的枪抢了,冲这他就一顿乱射。可能是没用过,大多偏了,也幸亏华子反应够快。否则……”

“那一枪,估计就朝脑袋上去了吧。”

夜绾绾幽幽的接了一句。

阎烈一怔,刚想哟呵说点什么,就看偏头,对着空气一顿挤眉弄眼。

“到了,你在这等着,我去将剩下的人带出来。不管你听到什么声音,只要我没出来,你都不准进来。”

阎烈挑眉,眸底浮上点点愕然。

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同他说话。

“你可以搞定?”

夜绾绾笃定的点点头:“嗯,我只负责将人带出来。剩下的工作,还是你们自己做吧。”

她说罢,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,转身离开。

她走了两步,回头看了一眼,视野又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她无奈的瘪瘪嘴,从衣服拿出一个东西,从外观看,像是个怀表,打开,其实的是个罗盘。

“真烦,还以为在医院上班,不会遇到这些麻烦事。”

她闭眼,嘴里碎碎念着,不知什么话语。

若有人在,听着就像叽里咕噜,一阵乱语一般。

音落,她手中的罗盘开始疯狂的转了起来,四周的温度仿佛又低了几度。

阎烈在门口,只觉好似狂风作起,耳边“呼呼”作响。

奇怪的是,他却感觉不到风吹过。

他迟疑了一下,抬脚走了进去。

倏地,一阵大风扑面而来,他不察,差点被吹倒。

可当他退出去后,又是风平浪静。

门内门外,好似两个世界。

阎烈眉心的褶皱更深了。

他想进去,却没有忘记那小丫头的叮嘱,最后只得烦躁在门外踱步。

夜绾绾的境况则变得有些糟糕。

她本以为是个小虾米,不想,祭出罗盘后,对方的力量暴涨,已经开始影响空间了。

秀眉紧拧,她不敢多留,必须速战速决。

她跟着罗盘的指示,脚步不由快了起来。走了没几步,她就感觉到自己走进了一个迷宫,用阴气堆叠而且的迷宫。

她不由自嘲的笑笑:“看来,今天又惹错神仙了。早知道,就把那男人带上了。”

虽然对方肩头的灵兽,还处于开智期,但至少也是一个助力啊。

她在一个稍微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,同身上所剩不多的符之贴了一个聚灵阵,感觉到灵力拂身而过。

她手中的罗盘,更加活跃了。

在罗盘指针钉住的瞬间,她急忙提速朝那个方向冲了过去,还不忘吐槽:“MD,运气真好,随便乱跑,都能全部跑到死门去!”

鹿鸣一行人,在进到停车场后,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。

他出生在一个占卜世家,说白了就是一家子都是算命的。

他是家族的异类,从来不信周易术数。在高考的时候,选择了报考警校。

这里才是他所相信的,正义和命运的地方。

可是今夜发生的事情,已经开始冲击着他的认知。

进入停车场后,他们的队伍很快莫名其妙的散了。

三伏的天,整个地下室却冷的像寒冬腊月,头顶的灯,莫名其妙的接二连三的都熄灭了。

越朝里走,鹿鸣的心,越发不安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