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历史军事 > 明帝国的崛起 > 第一百三十章 军中夜议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明帝国的崛起 第一百三十章 军中夜议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张昭的名字在官场上很出名,在京中的商人们看来,自然就值得投资。

京师中的商人,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种。

第一种就是权贵披着马甲的商号。皇亲国戚、勋贵们一样要吃饭,赚钱的生意他们肯定会插上一手。只是商号多半挂在族人或者仆人名下。

第二种是读书人和商业的结合。

这有两种方式。其一,是商人发达之后,开始培养自己家族的读书人。以此来保证家族长盛不衰。譬如明朝万历朝的首辅张四维。他家就是山-西的大盐商。

别奇怪,山-西产盐。大明朝的盐池有两淮、两浙地区的海盐,直隶长芦也产盐。山-西的盐场是湖盐。

其二,读书人发达之后开始经商。这在明朝很常见。譬如嘉靖朝的首辅徐阶就是大地主,家里深度参与海上贸易。

第三种,科举这种模式,它确实有不好的东西,但又确确实实很公平。所以,读书人不是那么好培养的。特别是进士这个级别的读书人!那么,豪商们会选择有价值的读书人或者朝堂重臣们进行投资。

譬如,两淮的盐商们就是这么干的。但是,这种模式其实根基最不稳。但对于快速崛起的商人们而言,这又是一条可行之路。

卢员外属于第二种。

但是,他家族的生意只是中等规模。毕竟朝堂上的坑位只有那么多,不是每个进士都能走到尚书、侍郎这个位置的!他想投资官场新贵张昭,以期将来的回报。

然而,他并不知道张昭今日下午时又进宫面圣,如果知道只怕就要跳起来,哪里会老神在在的等着周都督搭线?

而且,他也不知道张昭即将解决“缺钱”的问题。





北城外,新军千户所的驻地。

晚间时,军营中依旧是灯火点点。识字、思想的塑造不是一日之功,必须要持续进行。

深夜九点许,林文宁和陈康两人顶着寒风从后勤区的营地里往千户府中而去。

张昭接收了内廷调拨来的二十名工匠。包括其家人。家属肯定是不能住到军营中。而且,工匠们亦不需要参与军事训练。

所以,借助着水泥在建筑上的便利,张昭令林文宁主持,在新军千户所驻地的后门,也就是北面的空地处再建造一个后勤区。同时火器作坊也建在其中。

明代的京师不像现代时,明朝时城外繁华的地带只在南城崇文门外那片,其余地方和农村、乡镇没区别。而且,京师人口只有两三百万,不是一两千万。

所以,郊外地区,特别是北城这里其实空地很多。张昭要建新的营区并不存在什么扰民的阻碍。

两人就着月色往千户府里走,一边聊着近日的话题。

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燧发枪的打造,那帮工匠不肯尽心啊。不教徒弟,我们如何量产?靠他们二十个人吗?肯定不行的!所以,少爷一直没把燧发枪的图纸给他们。”

“嗨。你操心这个,还不如想想去哪里给他们找学徒吧?没有适龄的学徒也是见鬼。另外,后勤的压力很大。最多还能顶十天。幸好兵部明日会将这个月的给养发下来。”

“唉,所以说做事难啊!草创更是难上加难!”

两人聊着,到军营里的千户府中。此时,王武、庞大郎、吴臣、冯无忌、孙启栋等人都已经到了。

张昭得张泰平通知,停止手头的工作,从后院里出来,到前院大堂中和诸将议事。

张昭在大堂的主位上坐下,环视众人,说道:“下午时老吴来了一趟,我让他烧制的玻璃已经成功。”说着,让张泰平将分割成小块的镜子拿出来给众人看。最大的那块玻璃镜已经抬进宫中去。

孙启栋拿着玻璃镜子把玩着,砸吧着嘴,啧啧称奇:“大人,这可是稀罕物件呐。”

其余几人也没好到哪里去。玻璃镜子此时在明间还是很少见的。诸将的出身都不高。没见过很正常。

倒是副千户冯无忌见过,思索着道:“大人,你是想将镜子卖出去,充作军饷?恕属下直言,以私产充作军饷很犯忌讳。”

张昭笑一笑,老冯骨头软点,这段时间表现确实不错,道:“我已经面见天子陈述过此事。我将组建一个新的商行,专门负责招聘人手来烧制、售卖玻璃。

烧制玻璃的配方和师傅,我从南口村调来。我回头写信回去。我现在有三千两银子的启动资金。你们谁愿意去负责此事?为新军提供后勤?”

说归说,张昭的目光直接落到陈康身上。他信赖自己一手教出来的长随。

陈康心里其实不愿意,他更愿意留在军中发展。这倒不是觉得商贾是贱业,而是他更喜欢军中的氛围。站起来道:“少爷,我去吧!”

不管他怎么想的,他得维护少爷的地位!等略微开头,私下里再找少爷说说吧。

陈康应下来,众人没觉得惊讶。虽然陈康只有十五六岁,但这数月来他的表现众人有目共睹,不仅能按时完成训练,还能协助林文宁处理后勤事务。

庞大郎一身古铜色的皮肤,乐呵呵的道:“陈伯宁去组建这个商行自然没问题。少爷,这玻璃制造成本是多少?市场售价又是多少呢?”

张泰平得到张昭的示意,拿着小本本说道:“大家手中拿得半尺见方的镜子,成本价总的算下来不足三十文,售价初步定在八百文,用来打开市场。

还有一种落地衣镜,足有近两米高。用檀木镶嵌,制造精美,那售价可就高了。一面镜子1000两银子!”

“嘶--”

前院大堂中的众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。这利润实在太吓人了吧?

他们刚刚还想着商行是可以解决一部分军需,和兵部拨下来的给养算在一块,满足新军千户所的需求。但现在看来,商行赚取的利润只怕会远不只如此啊!

换言之,他们即将有钱了!

想明白这一点,大堂中的众人士气高涨!

这意味着新军千户所练出精兵的成功率大增!他们身在其中!





负责后勤的林文宁只感觉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。一直以来,新军千户所的后勤就处在高度的绷紧状态。他每日量入为出,兢兢业业,白头发都添了几根。

而现在,终于有稳定的财源!而且得到天子认同的,合法合规的来源!

这让他如何能不心生感触呢?而且,恐怕在座的人没有哪一个有他的感触深啊!

林文宁看向坐在主位中的儒衫青年,目光崇敬!

他人生蹉跎,宦海沉浮数十年,在四十多岁的年纪决定赌一把,追随了张昭。而张昭将他带到军队中。

前路困难重重,而张昭从未让他们这些追随者失望!他亦不后悔当日做出的决定。

是的,国朝以文官为尊。但亦不乏因军功封侯着。不久前逝去的名将王越就是一例!

那么,张昭张相公手握着这支百炼成钢的精锐,将会带领着他们建立何等的功业呢?

林文宁一时间心潮起伏!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