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历史军事 > 明帝国的崛起 > 第四百零六章 有些东西是底线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明帝国的崛起 第四百零六章 有些东西是底线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卫孚大概也能察觉到张昭的态度有点傲慢,心中那股气也被激起来,站直身体,掷地有声的道:“在下觉得张大帅欺软怕硬!”

“哦?”

卫孚道:“张大帅奉命废除天下卫所,为大明新增民户,此为第一功。顺势改革军制,此为第二功。但是张大帅你在顺天府的政策和永平府为何不一样?

在顺天府中,你允许京中的达官贵人们赎买侵占的卫所土地。而且,还是允许他们分期付款。每年所交的白银不过两千两,条件何其之优厚?

而在永平府呢?你却要均分卫所土地给军户们。蓟州镇总兵阮兴就是因此事铤而走险。

究其原因,还不是因为你张大帅欺软怕硬吗?”

张昭哑然失笑,将手里的瓷碗放在桌上,道:“就是这样啊。不然你以为呢?”

废话。他当然也想在京中均分土地给卫所军户,但是能做得到吗?京中权贵的力量,弘治皇帝都抗不住。而永平府这里可以做到。

他是一个很务实的人。

卫孚“慷慨激昂”的陈词,结果张昭一口承认,他的情绪给憋在胸臆间,半天才缓过来。气势低落。若非因为他和韩家是通家之好,他现在就想掉头就走。

“张大帅,韩家和朵颜卫勾结,惊扰圣天子。相关人等罪该万死。但韩家和朵颜卫交易铁器、粮食,这些贸易如今宣府外的边贸城不也在做吗?

纵然是违背朝廷禁令,可是也没什么造成什么危害。于其他人,大帅可否可以稍作宽恕?”

吃过早饭过来的庞泰听到卫孚这句话,禁不住笑出声来,道:“真是书生之见。铁锅所用的铁,和用于锻造的精铁能一样吗?铁锅就算融化,都没法制作兵器。

另外,朵颜卫怎么没有造成危害?你久居在边墙处,连塞外的敌人成分都搞不清楚吗?

朵颜三卫当然没有实力从古北口、喜峰口入寇大明。但你是否听闻过朵颜卫和鞑靼右翼永谢布万户下的哈喇慎部落通婚。两者关系日渐紧密。

这几十年来,朵颜卫的牧民就和哈喇慎部一起跟着鞑靼人抢掠大明军民?这叫没有造成危害?用铁器武装朵颜卫,用粮食给他们生养人口。

呵呵,以小子我的见识,只怕阁下也参与蓟州镇的走私中获利吧。否则为何如此卖力的求情?须不知,此案要杀鸡儆猴,警示后来的卖国者。”

庞泰一番话是把卫孚按在地上摩擦。最后几句,更是颇为诛心。

卫孚给一个小军官插话,心里冒火。新秦伯张昭固然年轻,但其身份足以让人忽略他的年纪。这说话的小军官,看年纪不到十六吧?简直是欺人太甚!

但是,等他听到庞泰的分析后,背后就有些冷汗冒出来。如果和朵颜卫交易,会导致大明其他地方的军民被抢掠,韩家等人的做法肯定是错的。

只是,这小军官最后一番话让他大为光火。无端的恶意揣测让他火冒三丈。

当即,卫孚不理会庞泰,看着张昭,梗着脖子道:“张大帅,在下从未参与走私中。你若不信,大可去审查韩家的掌柜、伙计。”



张昭一阵牙疼。

其实,把卫孚打发走就成了。他正在吃早饭,并不耽搁时间。庞泰胡乱插话,倒显得他这方无理。

他可以看卫孚不顺眼、印象不佳,但最好不要用言辞去羞辱卫孚。这不是一个修养的人应该做的。也是对自己的尊重。

而看卫孚这样子明显来了火气,认真的。读书人嘛,信奉的是士可杀不可辱。

当然也有人信奉:头皮太痒水太冷。

张昭瞪庞泰一眼,让他收敛点,起身,拱手一礼,道:“我相信卫先生说的是真话。请坐。待我把早餐吃完我们再聊。丁赞,给卫先生上茶。”

他相信卫孚说的是真话。敢理直气壮的在他面前这样说,总得有底气。否则后果,你知道。

而对此他有些好奇。

明朝的读书人,只有穷秀才,没有穷举人。举人的说法是“金举人,银进士”。

卫孚一个举人绝对够资格在蓟州镇走私中分一杯羹。这卫孚似乎有点不同。

卫孚则是一愣,这位张大帅每每总是出人意料啊!满腔的怒火在张昭的“礼遇”之下倒消失了些,不便再发作。



张昭迅速的吃完早餐。丁赞带人过来收拾干净。清晨的阳光从驿馆小院的窗栏透进来。

张昭这才和卫孚闲聊,“我问一个问题,卫先生勿怪。卫先生世居遵化,为何没有往关外行商?”

卫孚心中还有介怀,但他的性格也不想骗张昭。事无不可对人言。道:“在下家中人丁不兴。族中投献的土地就足够生活。”

张昭点点头,也不深入的问下去。比如:没有信得过的人,怕被坑败坏名声。比如:本钱不够,经商有风险。

“卫先生,关于韩家的处理。我的意见是:事涉此事的人押解到京中,秋后问斩。以儆效尤。其余人等流放辽东屯田。这是最终的决定。”

卫孚急切的道:“大帅,韩家愿意为大军向导,并且帮朝廷大军诱敌。”

张昭道:“这个想法可以。我会采纳。但是,有些事情是底线。铁器和粮食是不能卖给北虏的。卖这些物资给北虏是对大明将士的残害。”

卫孚叹口气,道:“多谢大帅坦言相告。另外,韩兄委托在下将其女儿送给你为侍女。在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。韩家侄女就在驿馆外,大帅自行决断。”

京中传言张大帅年少成名,风流好色。娶平江伯府的庶女为妾,还顺便纳陈氏的堂妹、表妹。京中传为风流韵事。韩家侄女容颜一流。若能侍奉在他身边,于事情定会有转机。

然而,此时他确定张昭的想法,且其心志坚定。韩家侄女的处理于韩家的命运而言根本无用。

他说出来,反而是有点看不起张昭。但受人之托,终究还是要提一句。

张昭不以为意的道:“一事不烦二主。还请卫先生将韩家女带回去吧。”

卫孚神情微微惭愧,拱手告辞。





九月初二,朝廷经过商议后,派遣刑部侍郎樊莹到遵化处理通敌之事。

此案在京中经过真理报、论道报、邸报等报纸披露后,引起一阵阵的申讨声。

张昭和樊侍郎交接后,提交了一份奏章给朝廷。主要是谈及韩家抄家之后的资产,张昭想要将其划归给后军都督府,用作战争经费。数日后,弘治皇帝同意。

奏章中还有一份对于韩家名下金矿的拍卖建议。

九月初三,张昭抵达三屯营。此时,蓟州镇所有的参将、游击将军都已经抵达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