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历史军事 > 明帝国的崛起 > 第六百六十四章 畅论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明帝国的崛起 第六百六十四章 畅论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长生观里的粮油、米面、蔬菜自然都是从山下买来的。水源倒还好说。长生观中就有两口活泉,可供饮用。

下午一两点在偏殿里吃过素斋,张昭邀请周雨瑶、燕燕到旁边的小楼中闲聊,消消食。

“好。”

山风习习,吹到楼阁之中异常的舒服。

张昭看着两米开外的周小娘子,十九岁的大美人悄然的别过脸去,随意的扯一个话题,“周姑娘平日里在家都喜欢看些什么书?”

周雨瑶穿着青色的长裙,盘着发髻,配着她高挑、曼妙的身材有一股高雅的贵女风情。俏脸上还带着微微的酡红色,单独和张昭闲聊,即便有贴身丫鬟陪着,她还是有点紧张,道:“四书五经粗略的看一看,再读《女诫》等。”

张昭听的一笑。这是很标准的答案。明代的贵女基本都是识字。明朝的启蒙读物肯定都读过。四书五经肯定要通读的。一般是不求达到科举的地步,日常生活能正确的引用。

他的美妾王絮雪那手八股文章有秀才中佼佼者的水准,那才是例外。

而这些书本之外,还有女四书,然后诸如《西厢记》、《牡丹亭》这都是会看的。都市言情小说是大类啊!

当然,《牡丹亭》现在还没出来。一代文豪汤显祖还没出生。这本书确实是传世精品啊!

譬如:情不知所以起,一往而深。

譬如: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

譬如:则为你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是答儿闲寻遍,在幽闺自怜。

张昭自己还写小说给婉儿、方晶她们看。现在还会偶尔给她们讲讲武侠、志怪故事。

所以,周小娘子这话只是标准答案。而不是真心话。以他的观察,这小娘子其实有点“彪”的,哪里像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呀?

燕燕噗嗤一笑,道:“张伯爷,你别听我们姑娘瞎说。她平日里最爱看真理报副刊上的数学题。真理报前些时日不是搞什么‘数学十问’,我们小姐都能解出来。”

“燕燕…”周雨瑶有点恼。

燕燕咯咯娇笑,不再说话。

张昭惊讶的道:“这倒是看不出来。那周姑娘的水平足可到京师大学里进修。”

周雨瑶撇撇嘴,意思是不稀罕。

张昭就笑,“周姑娘家里应该是有全套的古代数学著作吧?”这玩意自他掌权之后就大量的刊印、发行。中国古代的数学名著,其实就那么几本。如:九章算术、数书九章等等。

现在的情况是,不仅仅是京师,整个北地的书店里都有卖的。

周雨瑶微微颔首,微风吹拂着她的留海,典雅动人,“嗯。”

张昭道:“那周姑娘应该读过我在真理报上写的头条文章:论普及数学的重要性。数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石。只有夯实数学基础才有可能在物理、化学、生物等基础学科上取得突破,只有发展数学,才能在工业领域实现技术突破。

真理报上的数学十问,大概是高中数学的水平。你既然有这样的天赋就应当在这门学科上做出成就来。”

要实现工业化,必须要具备三大基本要素:人力、资本、技术。

人力,他和户部尚书侣钟有共识,要逐步取消大明朝的“人头税”。所有的税种合一。张昭就是想搞日后太岳相公的“一条鞭”法。当然,要把里面的人头税给废除掉。

资本,他统一货币,四处征战,就是为大明朝捞取金银,积累工业化的资本啊。

纺织厂不就开起来了吗?

技术,这才是最难的。

张昭可以把全天下的工匠召集起来,集思广益,进行科研攻关。但是他没办法搞“跨代”操作啊。

第一次工业革命虽然是从织布机开始的,但是其标志性的东西却是“蒸汽机”。

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。想要发明蒸汽机这根本就不可能。这是技术代差。

而张昭本人是没法在这上头提供任何帮助的。他只能提供蒸汽动力、燃煤这个概念,如何把它制造出来,且能安全的使用,这他哪里知道?

必须要技术积累。

而数学就是重中之重。一切基础学科的基础,这不是白叫的。

周雨瑶美丽的眼眸看着张昭,好奇、专注的道:“高中数学?”

张昭点头,道:“京中现在有小学、初中,你大概是知道的。小学数学,加减乘除,鸡兔同笼问题是这个阶段最难的。初中数学,就是九章算术的水平。二元一次方程,方程组,开平方,勾股定理,圆周率。

在这两个阶段之外,还有更高级的数学。新军营中有炮兵。初中毕业生毕业之后,有得会去炮兵营中。这叫要学会三角函数,几何、函数等内容。

目前还没有专门整理出来的教材。只有零星的一些方法。几何原本,我已经派人去海外收购。

周姑娘能无师自通,这算是非常有天赋的。将来中国数学史上未必就不能留下你的名字。”

张昭常年搞演说,说话时神态、动作配合起来,还是颇有感染力的。

周雨瑶没想到张昭真懂数学,嫌两米隔的太远,走近前来和他讨论问题,“几何原本又是什么?”

张昭给她解释着。

两人正说话,外头乌云密布,瞬间就是狂风大作,倾盆大雨。

燕燕叫两个小道士过来帮忙,关掉楼阁中门窗。

周雨瑶也没有留意,聚精会神的听张昭从数学扯到地理上,欧几里得的古希腊数学体系和中国的完全不同嘛。中间还隔着一个阿拉伯数学体系。

然后,再从地理扯到历史、人文上。

“给你说的倒是想去希腊、爱琴海看一看。你不要笑我。”周雨瑶轻挽着耳边的秀发。

张昭道:“这笑你什么?等以后蒸汽机出来,铁轨铺开。你这个愿望未必不能实现。到时候我陪你去。”

这话搁在现代社会,就是水。放在明代,那就是一种承诺。什么人可以在日后陪着一起去旅行?这不问自明。

周雨瑶顿时感觉脸红得滚烫,仿佛又回到一个月前在知行酒楼中那时的状态。

这青涩、妩媚、动人的风情,也让张昭想起那个傍晚,他当时都看得心中一荡,此刻大美人就在他眼前羞答答的低下头。

张昭扶着她的细腰,低头温柔的吻她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