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历史军事 > 明帝国的崛起 > 第六百六十九章 如何整顿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明帝国的崛起 第六百六十九章 如何整顿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午后的阳光静静的照落在含元殿外的露台中,湖波浩渺,风景宜人。

弘治皇帝温和的笑着,他最近心情不错,看着小厅中的群臣,温声道:“盐法关乎国计民生。如今京中报纸上也是议论纷纷。

北直隶这里的盐法改革一个月以来,暂时看来还算可以的。朕打算委派张昭去江南整顿盐法,召集诸卿来议一议。查漏补缺。”

刘大夏当仁不让的道:“陛下,江南江北风俗不同。在北直隶执行的不错的盐法到江南地区未必能行。张昭去江南查几个盐商可以,改盐法,臣以为当慎重。”

刘大夏虽然总是被张昭搞的七窍生烟,但张昭一年到头在京师中上朝的日子有几回?张昭常年在外征战。他是如今实际上的外朝第一重臣、能臣。

张昭的重兵在京师,辐射整个北直隶,外加税务司正盯着的,谁敢违背新盐法。到江南地区那可未必。强行推行只怕会搞的江南大乱。而江南是大明的赋税重地。

户部尚书侣钟最近春风得意,税务司的成立令他大展手脚,正追着北直隶的盐商们穷追猛打。而他正“野心勃勃”的想要推行“一条鞭”法,正在游说各方。

侣钟不满的道:“刘大人,盐法改革利在当代,功在社稷。岂能因为有阻力、困难就不去做?慎重自然是应该慎重,但还是要慢慢推行下去。”

焦芳笑眯眯的。户部尚书侣钟如今和张昭走的很近啊。这令张昭在某些事情上的话语权大增。

谢迁道:“侣大人,就事论事。张昭,新盐法的构想是你提出来的。你府里的真理报也在报纸上狂吹。你来说说,你去江南准备怎么改盐法?”

张昭拱手一礼,道:“谢阁老,下官近来也是思索过。改盐法,动的是盐商们的利益。而盐商们往往会和当地的权贵连接成一体。所以,动盐商的利益,就是在动当地权贵的利益。

京师这里,圣天子明照万里,霄小无所遁形。但到了金陵,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发出来,蒙蔽圣听,并且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给朝廷施压。

这是新盐法指定长芦盐场、两淮盐场执行后,两淮至今毫无动静的原因所在。”

焦芳捧了一句,“所以,张大人打算如何破解这个局面呢?”

张昭道:“这要分两步。第一,盐业利益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?盐场。掌握盐场就掌握着主动权、谈判筹码。

第二,改革盐法,当地的利益集团肯定不会愿意。在朝廷占着大义名分的情况,他们最可能用的手段就是鼓动百姓、士子闹事。

那么,要维持地方上的稳定必然是要出动军队的。要重新分饼,靠言语是说不动的,得用刀子。”

刘大夏冷哼一声。说的轻巧,你用军队杀一个士子试试?或者杀几个百姓试试?届时天子都保不住你。

李东阳摇头,“此法不可行。”

张昭道:“元辅,江南是大明的江南,而不是某些人的江南。朝廷还是要下定决心打破那边的利益集团,否则将来恐怕会兴起一支政治力量,左右朝局。”

东林党的兴起,有各种各样的原因,有万历皇帝纵容言路攻击宰辅的缘故,但更重要的,恐怕还是江南缙绅集团在谋求政治上的地位、利益。

万历年间,在江南就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啊。

想想看,西方近代史上的资本家们是怎么一步步夺权的?用金钱控制报纸,掌握舆论。

东林党是不是就是干这个的?

李东阳微微沉吟,并没有往心上去。地方上的利益集团,哪个朝代没有呢?削不掉的!

谢迁说话就直白的多,他是不介意言语打击张昭的,道:“张昭,你多读点书。两汉有豪强,唐有世家,藩镇,宋有士绅集团,我大明同样有缙绅。人家没有违反大明律,你打算怎么整治?”

张昭当然知道地方利益集团是不可能消除的。鹰酱称霸全球,他自己家里的州,不是一样不卖联邦政府的帐?包括德国,地方上还有政府拥有很大的自主权。

但是,问题就在这里。

地方利益集团当然可以存在的。但是其权利必须要受到限制。鹰酱的联邦政府是不是有税收、货币、军事等权利?德国的也一样。

而大明朝的江南缙绅集团呢?

看看明末东林党干的那些烂事!他们不仅仅是搞对抗,收税收不上去,搞一个“五人墓碑记”。其实就是抗税啊!然后,居然能影响内阁首辅人选。再党同伐异。

这能想象?

必须得整死啊!

张昭道:“谢阁老,地方上的利益集团确实没有办法消除,但是必须要给他们划线,那些权力是属于中央政府,属于朝廷的,那些才是他们的。

按照我们历朝历代的传统,盐铁、赋税、军队、教育、舆论、律法等,这些统统都是中央政府的权力。但是阁老且看江南缙绅集团侵占了多少?

长此以往,国将不国!”

明中期的大臣们,那都还是要脸的,心怀天下。等到东林党上台,那真正的是颠倒黑白。只关注自己利益集团的利益,而将大明朝的利益抛弃。

一座利税几十万两的茶山到东林党手中,一年利税几两银子。这白纸黑字的记录在案。吃相太难看了。

张昭这个“划线”的论调,让三名阁臣,侣钟、刘大夏都是认同。当然,刘大夏不会点头表示认可。

按照张昭的说法,江南的缙绅集团确实有很多过线了。别的不说,就矿山这一条,新的矿山法颁布之后,北方这一块就执行的非常好。江南那边就很差劲。

李东阳道:“子尚,按照你的推论,盐法一改,士子和百姓必然闹腾,但以兵镇压实在不妥。读书人是大明的根基所在。”

根基个屁啊!他们就是大明的掘墓人。张昭拱手道:“元辅,这方面手段可以缓和一下,只诛首恶。毕竟他们也是被鼓动的。但幕后者必须要清理掉。还请元辅支持。”

李东阳点点头,向弘治皇帝奏请道:“陛下,老臣以为当如张昭所言。”

弘治皇帝一直在听张昭说,这时笑道:“以张昭为钦差,赐旗牌、尚方宝剑,调新军营一个团听命,往江南整顿盐法。”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