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历史军事 > 明帝国的崛起 > 第七百零二章 雄文(上)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明帝国的崛起 第七百零二章 雄文(上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京中名士、书法大家阳州先生沈修贤手里拿着一页纸快步冲进来,“师叔…”

唐宽当即就沉下脸,呵斥道:“何事如此惊惶?你的养气功夫呢?”

沈修贤顾不得被训斥,急促的道:“师叔,都什么时候了。你看看。”说着,将手里的纸张递过去。

嘴里解释道:“这是从下午京师报业协会中流传出来的稿件摘录。张昭自沧州派人送到真理报社的一篇文章。真理报社副总编赵统代他投往京师所有的报纸。

按照报业协会的规定,这篇文章明天早上必须要刊登。而且,以张昭的地位,隐性权力,各大报纸都无法将他的文章搁在其他版面,或者摘录。

更何况是副总编赵统亲自协调。大部分的报业同行们要卖他这个面子。”

当然,明理报、论道报很可能不给张昭这个面子。

唐宽当着一众学生的面把稿件摘录接过来,翻阅起来,刚读几行,脸上的神情就变得很不好看。

张昭文章的题目叫做《论大明生员的权力和责任》。

唐宽刚刚给诸生讲学,谈张昭的过错,论据、论点都是放在大明生员的权力上。

整个京师大臣们能“串联”的大义,也绝非什么“文武之争”,而是满朝大臣们对生员们的同情。

自太祖高皇帝起,国家养士百余年,岂能因张昭一人而毁?

这是大义的名分!

但是,张昭的这篇文章就是在“驳斥”这两种观点,指出其中的谬误。相当于是把房子的地基给抽掉!

唐宽又如何能保持镇定呢?

距离唐宽较近,成绩比较好的生员迷惑的道:“山长,可否将此文给我等一观!”

唐宽就叹口气,将文章递给学生们,转身出了明伦堂。

大儒们通常都有这样的“习惯”或者叫“认知”,叫做事无不可对人言,以示心中坦荡。不管他们杀人、诛心,或者干曲笔抹黑的事,这一点都还是守着的。

唐宽也是如此。

方才群情激奋的士子们传阅着文章,然后逐渐的变得安静。但凡有点良知、判断力的生员都看得出来,他们的山长被张昭打脸了!

山长讲的南辕北辙,根本不是张昭本来的意思。而按照张昭这篇文章的解释,他们是在无理取闹。关键是,你还得认可他这个逻辑。

阳州先生沈修贤悠悠的叹口气,追着师叔唐宽的背影而去,谁都没有看到他眼底流露出的快意和兴奋。





京师报业协会的惯例是下午时,在报社镇望海楼开茶话会,一帮报纸的总编们吃些点心,喝杯茶,交换一下各自的看法。

八月十八日的这个下午,注定与众不同。

相比于白马书院那边拿到的摘录版,文学报主编李梦阳拿到手的就是张昭文章的完整版。

回到文学报报社,李梦阳吩咐下面的编辑一声,“把明天的头版留出来,我有新的消息要发。”

“好的,老大人。”

报社编辑应了一声,转头去通知。

李梦阳如今还挂着户部郎中的职位。而且在文坛上有着极大的名声。报社中的编辑基本都是尊称他为“老大人”。

李梦阳回到自己的主编房间中,长随送来一壶刚沏好的龙井茶,坐下来品读张昭的“雄文”:《论大明生员的权力和责任》。

“近日来,听闻京中、江南对我要求惩罚扬州、金陵的士子有很多异议,进而产生很多奇奇怪怪的论调。我于是写下这篇文章,给大家说一说我的理由,以及揭示反对者们的荒谬。”

“首先,在谈论大明生员有哪些权利和责任之前,我们先来说一说事情的起因。

扬州士子和金陵士子所犯的两种不同的罪状。扬州士子于茂等人拿着贩卖私盐盐商的银子,准备组织扬州府学、县学的生员冲击盐运司衙门。

生员不是不可以向主政者表达观点。但是有两个错误。第一,拿私盐贩子的银子。我不知道士林中为这样的人辩论,究竟是何种心态、理由。

这符合圣人的教诲吗?

第二,他们准备冲击我当时所在,且关押人犯的盐运司衙门。我想要强调的是,他们“犯罪未遂”,而不是“不准备犯罪”。

我怎么判断出来的?其一,他们串联的时候,锦衣卫全程盯着这些“学霸”,当地缙绅们在士林中的代言人。其二,盐商们招供的证词,他们自己的证词。

听其言,观其行,我想是不难得出结论的。

至于说,阴谋论者们,他们看任何事情都是带着阴谋的。而这世间的万物终究大多数是在阳光下。太阳底下有什么新鲜事?真的假不了。

这些扬州为首的士子难道不应该惩处吗?

金陵士子分别包括金陵国子监监生、府学、县学学生,还包括金陵各大报纸联络的一批经常为他们撰稿的读书人。

这些人冲击、打砸真理报社。损害金陵真理报社的财物,高达七八万元。

我额外说明一点,一台印刷机售价是一万元。

他们的罪名是损害私人财物。显然,比扬州被抓捕的士子惩罚要轻。这些人难道不应该赔偿损失?带头冲击真理报社的士子,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?

如果不惩罚领头者,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以后在大明境内,只要有任何不符合某些人利益的政策,都可以通过组织士子打砸来解决?这种事是否应该允许成为一种常规的政治斗争手段?

扬州和金陵两地士子的惩罚,不应当混为一谈。意图混为一谈者,有着很明显的别有用心的想法。”

李梦阳轻轻的吸一口茶。当真是小白文啊,是个人都看懂,但逻辑性确实非常的强,层层递进。

读完之后有一种豁然明朗的感觉。

只要读完此文,中立态度的读书人立即就会有倾向性。

“咚咚…”

敲门声响。

“进来。”

李梦阳见进来的是余籍,估摸着是问头版的事,将手里已经看完的第一页文稿递给他,“文昌兄,你先看看。”





在李梦阳看张昭的文章时,新近崛起的报社,由江南缙绅集团财力支撑的明理报总编汪允贤也在读。

明理报虽然是江南缙绅集团支持的,且发行量在南直隶等地区占着第一的份额。

但是,报社的总部却不得不设在大明京师,想要获取舆论的话语权必须要在大明政治中心立起招牌!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