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都市小说 > 宫乱九锦 > 第129章 拔毛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宫乱九锦 第129章 拔毛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我扣住他肩头的手停顿了,手中的火折光瞬间隐灭。

赫连玺泪流满面的样子隐于黑暗之中。

良久,我才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眼泪是没有用的,你有多恨,应该找你恨的那个人,把他碎尸万段。”

赫连玺慢慢的坐了起来,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。

“碎尸万段,她也回不来了。”他挂满泪水的脸充斥的悲凉道。

“你心爱的姑娘?”我的手慢慢的摸到头上,把他送给我的簪子拿下放在手上把玩,冷漠的问道,回不来被人惦念,也是一种幸福,至少没有人惦念我。

赫连玺低笑嘲弄道:“什么是心爱的姑娘,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
“既不知道你是谁,你又何必惦念?”我不会劝人,也劝不好人,更何况他突然如此,让我想到太后在他面前说起了我的死因。

难道因为我的死因,让他想起了心爱的姑娘,所以他拼命的想让我记住他,记住他,他是赫连玺,而非赫连决?

赫连玺在黑暗之中昂着头,望着我,言语几近哀求:“阿酒,我能抱抱你吗?”眼泪滑过他的脸颊,落在他的脖子里,无声无息的。

“我不会成为你的依靠,你抱我也吸取不了温暖。”我无情的说道:“何必庸人自扰,自寻烦恼。”

赫连玺没有被我的无情吓到,手臂一压,把我压倒在床上,他像一条蛇,手脚并用的缠住了我。

我刚要挣扎,颈窝湿了滚烫而又咸涩的眼泪,让我停止了挣扎,他凝噎着带着哀求:“阿酒,无论如何,你都不要忘记我,都不要把我认错,好不好?”

告诉自己不要心软,手却不自觉地摸上他的头,微微一叹:“赫连玺,你是先皇的十九子,往后,我叫你十九。”

“谢谢,谢谢阿酒。”他哽咽着不断的向我道谢,仿佛我是他唯一的浮木,他要紧紧的抓住,才能证明他自己是谁。

而我清楚的知道,他是赫连决的兄弟,和他一母同胞双生子,他们流淌着一样的血,最终的个性应该就会向彼此靠拢。

狡兔死走狗烹这是他们赋予他们垫脚石最后的下场,我之所以在这一瞬间心软,他像极了我重生那时的彷徨无措,恨意滔天。

翌日一缕阳光照射进来,缓缓的睁开眼,对上赫连玺浅褐色带着宠溺的眼眸。

一瞬间,我坐了起来,手中的簪子变成了锋利的刃横在了他的脖子上:“昨天晚上你对我下了药?”

赫连玺没有动,死死的盯着我,“你只是太累了。”

我太累了也不会睡得如此沉?

是什么地方不对?

我看着他警告道:“但愿是我太累了,还要委屈你继续当太监。”

说完跳下床,简单洗漱了一番,拿着瓶瓶罐罐把他的脸上因为泪水冲刷掉的痕迹重新抹平了。

他变成了不招眼的太监,和我一起去给太后请安。

倪寒念穿上了漂亮的裙子,头戴华贵的珠钗,正甜甜的和太后一起喝茶。

太后看到我,眼睛停留在赫连玺身上,赫连玺把太监的姿态做的十足十。就连如掐着如公鸭嗓音也是像极了。

倪寒念没有把他认出来,太后满意的对我一笑,我不卑不亢地站在一旁。首发

用完早膳。

太后扫了一眼赫连玺,漫不经心的对我道:“阿酒,念念小姐难得来一趟宫中,你带她好好在皇宫里看看,顺便把十九带着,明天也不至于手忙脚乱。”

太后真是胆大心细,这真是与虎谋皮,拽着虎须。

“诺。”我应声,向太后保证:“奴婢一定好好看着念念小姐,请太后放心。”

太后深沉的笑了笑。

偌大的皇宫,玩的地方,无外乎就是珍宝阁,御花园,藏书阁。

一路来到御花园,行走在赫连决下了朝会走的宫道上。

倪寒念看着满园子的花,欢乐的对我道:“阿酒,还是皇宫里好看,一年四季都有花对吗?”

被她点名的我恭敬道:“回禀念念小姐,天下最繁华之地,非皇宫莫属,一年四季有花,也属正常。”

倪寒念没有摘花,而是捞了一把草,举在了我的面前:“阿酒,来到御花园的人是不是一眼只看见了花,看不见草?”

“不会呀。”我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草,又看了一下天色:“御花园里所有的一切,来了,就能看见。”

倪寒念恍然了一下娇格格笑道:“是我岔了,阿酒的眼睛很漂亮,我还以为阿酒是我在宫外认识的人呢。”

赫连玺听到她的试探,浅褐色的眼眸闪过一抹杀意望向倪寒念。

我不动如山,“人有相似,花有一样,奴婢像念念小姐认识的人,是奴婢的福气。”

“我认识的那个人,她会做簪子。”倪寒念说着手指了一下头上的白玉簪子:“这就是她做的,漂亮吗?”

我顺着她的手望着她头上的白玉簪子,带着笑意由衷的夸道:“簪子很漂亮,她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姑娘。”

单纯的姑娘,像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入口,赞同着我的话:“我很喜欢她的心灵手巧,她还说我喜欢的人给我做了一个镯子呢。”

我唏嘘了一声,“能让念念小姐喜欢的人,一定俊雅非凡,翩翩公子。”

倪寒念弯了眉眼,脸色红了:“他是极好的人,我的祖父也喜欢他。”

我含笑道:“那他跟念念小姐肯定是良配,门当户对的良配。”

倪寒念连耳朵尖都红了,把手中的草一股脑的塞到我的手中:“我问问你阿酒,昨日跟我一起进宫的那人,走时可留下什么话来?”

我心中骤然一明,单纯洁白的白兔子变成了红兔子绕了这么大一圈子,就是想问问我赫连玺突然间离开,有没有丢下什么话?

我低笑轻咳了一声,张口准备信口胡说,赫连玺掐着脖子如公鸭嗓子般的声音,响起:“念念小姐,皇上来了。”

倪寒念通红的脸颊瞬间变白,拉着我的手,连忙往花丛里钻。

我刻意把她引过来,又岂能让她躲起来,反手一拉:“念念小姐,这里无遮挡,皇上已经看见您了,您再躲起来,怕是不妥。”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