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5200 > 玄幻小说 > 异世武神 > 第一百零七章 惩戒队的战斗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异世武神 第一百零七章 惩戒队的战斗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周公子见笑了,咱们这里养着些猛兽,一吼起来让人心烦,好在地下隔音,不会吓到周围。”那鲁管事笑着解释说道。

来到地上后,又上了一层,走在里面才知道这万兽坑的建筑格式,外面看着高大无比的墙壁里面都是中空的,走廊环绕,里面也有一间间屋子,这里比下面不知道高级了多少,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,还有花草盆栽,空气中隐约有香料脂粉气飘荡,隐约还能听到女子的欢笑声。

周进心中明白,万兽坑这样的地方,就是这北域蓝港的销金窟,除了观看场中的战斗,还兼营赌场、妓院、酒楼等等生意。

上了第二层之后,并没有继续深入,鲁管事领着周进拐进了一个小房间,这房间内布置的整洁雅致,家具齐全,比下面看守的房间要高档了许多。

房间的档次还好,出乎周进意料的是,房间中还有六个人,六名身穿轻甲的汉子,这六个人里一人身穿青甲,五人身穿灰甲,胸前都有一个血红的十字,这血红十字线条粗大,交叉整个前胸,看起来颇为显眼。

这六人甲胄胸前并没有什么鱼鳍、海星的标识,这样的打扮应该是鳞众和甲队的普通一员,至于胸前那个红色十字,周进却想起食堂大屋听来的谈论“只有惩戒队的人来”,按照他的推测,这六人应该就是惩戒队的了。

所谓惩戒队,并不是惩戒别人,而是被惩戒的人组成的队伍,他们违犯军纪军法后被单独编成一队,这胸前的粗大十字符号,应该是一种耻辱的象征。

从昨天到现在,周进所见到的鳞甲鲨卫成员个个衣着整齐,甲胄鲜亮,举止行为都有一股肃然之气,而眼前这六位,头发胡须都乱糟糟的,身上的甲胄显得很陈旧,还有几个明显的破口,而且做派也没什么规矩,就在屋子里的床和椅子上东倒西歪。

这六个汉子看到周进后都直起身,脸上也有疑问的神情,那鲁管事没有给他们介绍,只是笑嘻嘻的说道:“周公子请在这里等候,会有人给你安排比赛。”

说完鲁管事就离开屋子关上了门,从头到尾没有和那六个鳞甲鲨卫的汉子打招呼。

门一关,那位穿着青甲的甲队汉子却盯住周进手里的那块铁牌,就是上面写着“二十四”的那个,这汉子用手一指那牌子,开口说道:“你们看看,这是个雏啊!”

话音未落,其余五个人都凑过来,一个满脸胡须的灰甲汉子盯了几眼,抬头大大咧咧的问道:“这位小兄弟,你一个预备队的来这里干什么?”

屋中的六名汉子举止随便,却没什么恶意,周进笑着回答说道:“来这里接受考验。”

“考验?你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吧?”那青甲汉子先是一愣,直接开口问道。

对方这么实在,周进也懒得遮掩,点头回答说道:“路上打了十长老会的执事刘光远,应该和这个有关系!”

“刘光远?”一人疑问了声,另一个人马上就反应过来,嚷嚷说道:“就是刘正云的叔叔,那家伙武功不弱啊!

说到“刘正云”这个名字,那六名汉子脸上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那青甲汉子嘿嘿一笑,点头说道:“你得罪了刘正云那杂碎,怪不得会被安排到这里来。”

随后这汉子对周进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你倒是有种,敢打那杂碎的叔叔,他那叔叔在蓝港的名声可早臭了!”

“他仗势欺人,我当然要收拾。”周进回答说道。

“好样的!”“有种!”屋中几个汉子七嘴八舌的夸奖,那青甲汉子一指一边空下的椅子,示意周进坐下。

从进屋到现在,大家关系越来越亲近,周进一坐下,那青甲汉子拍着胸脯说道:“我叫董大,因为站岗的时候喝酒犯了军法,那个长着大胡子的叫陈四海,他是打了队副..”

这董大开口把屋中几个人都介绍了一遍,董大、陈四海、袁强,方石头,还有一对长得一点也不像的兄弟两个张刚和张铁。

而且这六个人对自己犯的事丝毫不难堪,那董大说的时候,人人笑嘻嘻的,有在不该喝酒的时候喝酒的,有顶撞上司的,还有偷跑回家的。

周进也自我介绍,听到周进说自己从黑石城来,那董大笑着说道:“怪不得那杂碎敢收拾你,你从那小地方来,他们可没什么顾忌!”

这时那陈四海插嘴说道:“小兄弟,等下咱们一起出去打,你可小心点,你别以为考验就简单,那是别的地方,这万兽坑可是会死人的!”

周进一愣,一起出去打?难道自己要和这六个汉子一起,自己来时,什么规矩都不知道,一切糊涂,不过周进更在意的是那句“万兽坑可是会死人的”。

在食堂大屋那里询问,在于吉那里询问,周进已经知道这“万兽坑”的考验会很凶险艰难,但他没想到会死人,周进以为自己和那刘光远就算有仇,也不过痛打一顿,对方最多也就是想法子找回场子,却没想到对方直接设下了杀局。

周进脸色很平静,心中却已经有了决定,既然如此,那么现在双方就是你死我活的血仇,你要杀我,我必杀你!

虽说会死人,但这六名惩戒队的汉子似乎已经习惯了,根本没什么紧张的摸样,反而谈笑风生,他们也能看出来周进不懂,索性给他解释这里的规矩。

惩戒队的惩罚中,有一项就是在这万兽坑和野兽作战,而且是结成团队去和野兽打。

“每年惩戒队都要在这万兽坑死上十几个”,这六个汉子说的虽然轻松,可周进却能听出其中的残酷和血腥。

既然遇到了明白人,在谈话的间隙,周进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:“董兄,我那个考验除了要在这里比赛之外,还说什么赚足五十分,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话一问出,屋子里马上安静下来,董大、陈四海等六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周进,就那么愣了会之后,董大才长吁了一口气,摇头看着周进说道:“小子,你到底把人得罪的多狠啊?居然让你赚足五十分!”

“你知道不知道,我们兄弟六个在这里打一场熊虎兽,打赢了才能得三分,每个人连个整数都拿不到,而且打完一场之后都要受伤,人多人少对的熊虎兽都一样多,大家还要等着人齐了才有把握,这样还要等人把伤养好了才行,打输了什么都没有,你知道我们每个人要多少分就能结束惩戒吗?十分就够了,十分就能把胸口这该死的红叉拿下去,可我们打了一年,一共才得了二十五分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攒够,你一个连鳞甲鲨卫都没入的雏,居然要五十分?”那陈四海滔滔不绝的说道。

“我看啊,那杂碎就是让你死在这里,一辈子不要出去了!”董大插嘴说道。

一直沉默的袁强叹了口气,开口说道:“周小弟,你家境应该很不错,听哥哥句话,回去吧,哥哥几个离不开这鳞甲鲨卫,你何苦来,犯得上为这么个资格拼死拼活吗?”

“走?进了这万兽坑,想走出去就难了,人要是都能走,谁去和那些畜生打生打死,他万兽坑靠什么招揽人下注开赌,笑话。”边上的董大冷笑说道。

周进摇摇头,他要想走还是能走,但不参加鳞甲鲨卫的话,一切都要前功尽弃,不管是针对那“尊主”的调查,还是北域蓝港和五城联盟的结盟,他不能放弃。

说着说着,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沉闷起来,正在这时候,屋门被推开,一名护卫在门外说道:“各位随我来,马上就要上场了!”

那青甲汉子董大站起来拍拍手,吆喝说道:“兄弟们,打起精神来,今天一定要打好了!”

大家齐齐吆喝一声,都跟着站起来,在那个护卫的带领下出发。

一层层走下去,到了地下一层之后,走过一条环形的长廊,一个上坡前,能看到坡道的尽头是一道铁栅,组成栅栏的铁条都有手腕粗细,看起来结实异常。

那护卫把周进他们领到这里后,就退下离开,周进站在坡道上正在观察四周,却听到身后头顶“咔咔”作响,回头一看,长廊和坡道的连接处,一道铁栅迅速落下,将周进退回地下一层的路封死。

现在周进站在坡道上,前后都被铁栅封死,周进能猜到这个设置的用意,等到比武斗兽开始,不管武者愿意不愿意参加,坡道出口的铁栅都会打开,武者缩在这里也无用,野兽会冲进这个坡道,在这狭窄的地形中战斗更加吃亏,不如去外面的开阔地还有几分把握。

看两侧的石块垒砌的墙壁,应该有人试着躲在这里不出去,但应该都失败了,石块上那些没有清洗掉的血迹就是证明。

除了这些之外,墙壁边上还有兵器架子,上面放着各式兵器,惩戒队的那六名汉子熟门熟路的过去挑选兵器,那董大拿起一面盾牌和一把短斧,转头对周进说道:“小兄弟,挑一把自己趁手的,如果方便一定要拿着盾牌,那熊虎兽的爪子太霸道,用盾牌才能挡住!”

“你连身软甲都没有,真是..。”还有人念叨一句。

周进摇摇头,他看到这六人拿的兵器都是盾牌和刀斧,而熊虎兽的弱点是在嘴和腋窝,这两处应该用长矛刺更有把握,不过武者修行武技,都是为了和武者战斗,对野兽根本不熟悉,不懂这个倒也正常。

而周进当年跟随云天纵闯荡世间,收入来源之一就是猎杀异兽怪物制药炼丹,或者贩卖珍稀的材料和皮毛,对世间各种异兽怪物都非常熟悉。

他刚要过去拿,突然听到武器架子上方的墙壁某处有动静,抬头看过去,墙壁没什么变化,却听到有声音从里面传出。“各位尽快准备,熊虎兽今日不舒服不能出战,所以给你们调换了两只骨刺巨狼!”

正在热火朝天准备的董大六人立刻僵住,随即董大把手中的短斧和盾牌重重的砸到了那声音传出的地方,传出了碰到铁板的动静。

董大抬头破口大骂:“狗日的杂碎,要杀老子话直接一刀砍了,不要这么变着花样折腾。”

其他几人也纷纷怒吼大骂,墙壁内的声音没什么波动,只在那里继续说道:“如果这一场胜了,你们一共可以拿到三十分。”

周进还记得刚才的谈话,董大六个人一共需要六十分就能出去,他们现在已经打出来二十五分,加上这三十分的话,距离结束惩戒就很近了。

那墙壁发出声音的位置有一个小窗口被拉开,从里面丢出一个布口袋,口袋落地后,里面装着的东西洒出,却是一块块的银币,银币上面刻着“一”字,里面还有声音传出:“赢了你们就可以拿走!”

难道是钱?周进心中疑惑,接下来就有人解答了他的疑问,陈四海一脚把那口袋踢开,一块块指头大小的银币散落一地,陈四海在那里大骂说道:“现在把这些分拿出来有什么用,老子死在场上,一样拿不到。”

那小窗口直接关闭,根本不理会下面的吵闹叫嚷,那六个人在那里大叫大骂,谁都能看得出来,他们愤怒之极,在这愤怒中充满了绝望,显然他们以为自己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必死无疑。

“再有一炷香的时间,比赛开始!”墙壁中的声音说出这句话之后,就安静无声,根本不理会下面的吵闹。

周进脸上露出笑容,弯腰把那银币一个个捡起来装进那个口袋,直起身开口说道:“对不住各位兄长,你们被小弟给连累了!”

坡道中安静下来,临战之前调换异兽,肯定是为了对付周进,可大家刚才聊的开心,一时间也不好揭破,只能大骂临时安排的人。

虽说大家同病相怜,可这种调换牵扯到生死,谁也不能轻松对待,不过董大这六人更没想到周进会这么从容淡定,那陈四海抹了把胡须,急火火的说道:“你是不知道那骨刺巨狼的厉害,个头不比熊虎兽小,速度又快,偏生一身骨甲刀枪不入,更不要说头上背上都有骨刺,那玩意好像快刀一样,连铁条都能切断,我们见过这巨狼出场,那武者比我们还强呢,两个照面,身子被切成了五段,这还一下子出来两只,怎么办!”

“娘的,上次老六那个队八个人和一头狼打,一个都没有回来。”那董大重重的叹了口气,一拳打在墙上。

看着每个人灰心绝望,周进笑着说道:“诸位,我保证你们能赢,保证你们拿着这些分数安然离开!”

坡道中又变得无比安静,惩戒队的六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周进,每个人都觉得不可能,一个黑石城小地方出来的冒失小子,怎么就敢这么大包大揽的承诺。

周进自然知道他们心中所想,周进笑着说道:“现在这个情况,几位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?不如听小弟的去试试!”

这话一说,大家想了想,似乎眼前也只有这一种选择,和那两头骨刺巨狼战斗必死无疑,如果这个黑石城来的雏有法子,试试或许有万一的希望。

惩戒队的六人彼此看了眼,互相点点头,那董大身在甲队,看起来身份最高,他开口说道:“那就信你,你说怎么办吧!”

周进笑着说道:“每个人拿一面大盾牌,拿一根长矛,别的都不要拿。”

“那骨刺巨狼的骨刺锋利无比,长矛怎么能扛得住,还是拿些狼牙棒之类的..”有人插嘴。

周进去那里拿起了两袋一共二十根投矛,开口说道:“各位听我的!”

这六个人满心疑虑的去拿盾牌和长矛,他们也看到周进手里拿着的投矛,和他们拿的不同,这让他们更加不放心。

正在这时,机括的轰鸣声响起,斗兽场入口的铁栅栏向右侧滑开,宽阔无比的斗兽场地就在眼前。

铁闸门打开,惩戒队的那六人已经打了多次,经验丰富,知道这时候要进场而不能躲在这里,众人一起向场中跑去,那董大落在后面,对神态轻松的周进说道:“小兄弟,你的法子如果不好用,我们可就顾不上你了,到时候各安天命!”

“小弟明白!”周进点点头,惩戒队和自己不过见面的交情,自然不会为自己打生打死。

他们七个人跑入场中之后,身后“吱嘎”声响起,那铁栅栏重新关上,周进打量着整个场地,场地极为平整,有百亩方圆,都用沙石铺成,地面上有几处盖着铁板,应当是通往地下的出入口。

这场地的围墙都有三丈高下,围墙的墙头都有向着场内的栅栏,栅栏上全是锋利的倒刺,这个估计是防止场内的怪物跳出去的措施。

可对于能够击杀武者的怪物,这些措施显然不够,周进还能看到,在第一层看台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几名身披重甲手持刀斧的武者,在周围看台的最高处还有床弩这种重武器,周进还看到了那些武者身后往往有一名气度沉稳森然的强者坐镇。

有这样的预备,才能防止怪物窜上看台伤人,不过从这一点上,也能看出这“万兽坑”的实力强大。

不过除了这些防护措施之外,看台上冷冷清清,根本看不见什么观众,只有在迎面的方向有几个人坐在那里。

以周进的眼力立刻能看清楚那里的人是谁,是被自己痛打过的刘光远,还有早晨出现在食堂大屋的鲨士刘正云,还有刚才领着自己的管事鲁盛金。

看台上一共就这么三个观众,刘光远满脸幸灾乐祸的笑容,而那刘正云面无表情,倒是鲁盛金脸上有讨好的神态。

“惩戒队下场打斗没有人看的,你还指望有人给你叫好喝彩吗?”那袁强冷声说道。

进入场中,战斗迫近,惩戒队的几个人都开始焦躁,周进却神态自若,开口问道:“既然让咱们来打,万兽坑难道不赚钱?”

“当然赚钱,事先有人下注,事后赔付银钱,只不过不让外人看,小子,你要不想活就滚远点,不要在那里添乱!”那董大回答了问题之后,终于忍不住暴怒起来。

对面围墙上的铁栅门向一边拉开,能看到那铁栅门不住的颤动,一声声巨响发出,站在周进这边能看得很清楚,两头壮牛大小的野兽正在不停的撞击那铁栅门。

“诸位站成两排,前面三人盾牌并拢,后面三人双手举起长矛!”周进开始发令。

每个人一手拿盾牌,一手拿长矛,周进这命令让惩戒队的人顿时糊涂了,陈四海大喊道:“双手举长矛,盾牌怎么办。”

“盾牌丢掉!”周进冷声说道,那六个人一起回头,脸都黑了,心想让我们信你,你居然就这么瞎指挥。

说话间,那边的骨刺巨狼已经冲入了场中,骨刺巨狼其实就是壮牛大小的狼,然后这头狼的要害部位上都有骨甲覆盖,看起来好像穿着盔甲一样,而且在头顶,在四肢关节,在背部,都有长达两尺的骨刺,骨刺在日照下闪闪发光,看着锋利无比。

两头巨狼冲入场中后,对天长嚎,嚎叫的声音中充满了凶厉之意,嚎叫声一听,两头巨狼直接朝着周进七人窜了过来。

周进一手一根标枪,站在那六人身后,惩戒队的六人嘴里大骂,可到了这个时候,分散为战就是一个死字,也只能按照周进的吩咐,前面三人丢掉长矛,用大盾牌搭起木墙,后面三人平端长矛对着前方。

别看这斗兽场面积广大,但那两头巨狼奔驰之下,顷刻间就到了面前,巨狼口中的馋涎流淌,利齿闪闪发光,狼眼中充满了嗜血残忍,看起来已经把面前的七个人当成了口中餐。(未完待续)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